• 项目
首页>>文章列表 >>时尚娱乐
文章列表

空中网子公司向360质押股权,《坦克世界》代理生变 2020-03-02 16:00:39

据天眼查监测显示,上海大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大承)新增一条股权出质信息,质权人为北京世界星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1000万人民币,状态为有效。


其中,上海大承为北京空中信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持有,后者是空中网运营主体,空中网运营《坦克世界》《战舰世界》等PC端游。北京世界星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三六零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鸿祎,主要负责360集团游戏业务。


本次股权出质,外界焦点集中在未来的《坦克世界》中国区运营去留上。有360游戏员工向界面新闻确认,有关《坦克世界》国服版的项目确实正在运作中,但没有告知具体运营计划。


《坦克世界》(World of Tanks)是由白俄罗斯Wargaming公司所开发的团队制大型多人在线游戏,游戏主题为上世纪1920到1970年代左右的坦克对战,玩家可以驾驶各国坦克进行对战。


在世界范围内,《坦克世界》凭借较真实的坦克模拟、收集和对战玩法大受欢迎,曾在2011年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同一时间及MMO服务器中最多在线玩家”纪录。根据尼尔森旗下Superdata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坦克世界》位居最受欢迎PC游戏第八名,位居《魔兽世界》之后。


《坦克世界》中国地区由空中网运营,切入国内游戏公司少有涉足的军事游戏市场.自2011年以来,《坦克世界》表现出色,始终是空中网的营收主力。在空中网退市前的2016年第三季报中,网络游戏收入为2995万美元,占总收入的73.1%,其中《坦克世界》为主力营收来源。


回头来看,空中网和Wargaming的合作出现裂痕已是事实。集中表现于在2017年更新的《坦克世界》1.0版本迟迟无法上线,国服更新的脚步却停滞在了0.9与1.0之间,正在造成《坦克世界》内地玩家数量的流失。此后就有消息称,为此双方在收益分成方面展开了又一次谈判。此外,Wargaming手游《坦克世界闪击战》国服版本也交由网易代理。


实际上,空中网一直在计划尽快摆脱过度依赖《坦克世界》。一方面,继续签约Wargaming,于2012年宣布获得《战机世界》及《战舰世界》在中国大陆市场永久独家运营权,以及相关未来手游的优先运营权。另一方面,代理发行军事网游《装甲战争》、《装甲风暴》,分流《坦克世界》玩家群体。此后,空中网与云游控股合作,打造VR连锁品牌“头号玩咖”,探索VR游戏娱乐。


双方的牵制状态在另一方360游戏的出现出现转折.2019年4月9日,360游戏和Wargaming宣布,双方计划进行合作,在中国大陆地区发行一款全新的大型多人在线军事网游。两家公司将建立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未来将在中国市场推出多款军事类型游戏。


目前来看,随着股权质押生效,《坦克世界》代理权问题已正式明朗。据空中网2月29日公布消息,2020年3月1日00:00起,空中网点券不再支持《坦克世界》、《战舰世界》、《战机世界》这三款游戏的页面商城、手机商城、大客户商城购买商品。而360游戏也展开相关动作,于今天开设相关预告网站。


而玩家则关心的是,自己在游戏中的装备成就、游戏记录、社交关系,以及真金白银获得的坦克战车,在未来的更新和运营切换中是否能顺利交接,至少目前仍然没有明朗化。


《坦克世界》命运如何,一切将在未来见分晓。

爱马仕有意在微信开设快闪店,并在第三方电商平台卖香水 2020-02-28 09:49:24

英国剑桥包获得港资注入,该基金还投过上海滩 2020-02-27 09:42:44

据Evening Standard报道,英国剑桥包公司(The Cambridge Satchel Company)获得香港私募基金Cassia Investments(以下简称Cassia)的投资。报道称,虽然投资数额并未被透露,但这笔资金将有助于该品牌的策略性扩张。


Cassia的创始人Faris Ayoub将成为剑桥包公司的一名董事。Ayoub向Evening Standard表示,剑桥包“对全球消费者有激动人心的吸引力。”


剑桥包

获得该私募基金的投资意味着剑桥包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的扩展又往前迈进了一步。剑桥包创始人兼控股人Julie Deane OBE, “投资者将带来在亚洲市场积累的技巧和经验,这对于Cambridge Satchel公司的增长至关重要。”


Cassia坐标位于香港,界面时尚在其官网上看到,该公司主要投资集中在消费零售领域,行业遍及时尚、美妆、餐饮和生活方式。Cassia的投资标的目前基本集中在亚洲市场,获得过该基金投资的时尚品牌有上海滩(Shanghai Tang)和日本潮牌Evisu。


上海滩SHANGHAI TANG

目前,剑桥包公司正专注于中国市场的发展。界面时尚曾报道,剑桥包公司于2019年中旬在中国推出了电商平台,并搭建了商业网络。创始人Julie Deane曾表示,“中国市场对剑桥包品牌很重要,董事们觉得,为了发展而花时间和资金来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是正确的做法。”


曾经红极一时剑桥包公司近几年正面临销量下滑和毛利率下滑的双重打击。截止到2019年6月,该公司已经连续四年出现亏损,2018/19财年全年税前亏损为150万英镑。亚洲市场被该公司视为扭转业绩表现的重要市场。


不过,剑桥包公司也在稳步拓展国内市场。2月3日,剑桥包在英国牛津郡中心开设了国内第四间旗舰店。另外,剑桥包在英国伦敦、布莱顿、剑桥和爱丁堡均设有门店。


英国剑桥包在牛津郡新开的旗舰店内

受到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启发,Julie Deane与母亲在2008年创立了剑桥包公司。剑桥包在2010年左右成为爆款,在数十位欧美名流和时尚博主的推广下,剑桥包成为了英国的“it bag”。剑桥包最火时期还与川久保玲和Vivienne Westwood等品牌高调合作,推出联名系列款。到2015年,剑桥包公司推出了男士系列,并将品牌的第一家商店改造成男装店以容纳新产品。

疫情下的雪景,静谧但充满力量! 2020-02-25 09:09:47

这几天,全国各地纷纷迎来降雪,倒春寒模式来的猝不及防,大家做好防护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暖哦!往年都是“瑞雪兆丰年”的好光景,而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让鼠年的开端并不那么美好,但也要心存希望乐观面对,在返岗复工的路上,调整好心情,戴上应景的珠宝,比如钻石、白金、水晶、珍珠母贝等材质,和漫天飘雪融为一体,等到大雪消融,春回大地的那一天,病毒也将随之退散。

单品推荐:CHANEL高级珠宝COMèTE系列耳环白18K金镶嵌钻石与珍珠(图片来源于品牌)

COMèTE系列将黄K金与白K金化为彗星,划过天际,演绎线条流畅、不对称设计的精美作品。2019年香奈儿使用黄K金、白K金和珍珠,搭配晶莹钻石,打造出7件极具当代气息的全新作品,令COMèTE这璀璨的标志性符号再绽光芒。

单品推荐:Boucheron Nuage de Fleurs白金镶钻问号项链(图片来源于品牌)

品牌高级珠宝系列在2020年1月推出新一季作品,设计灵感来源于品牌历史档案中的经典之作问号项链。新作共由8件单品组成,延续了这一经典的不对称造型,继续以自然主题展现盎然的生命力。


宝诗龙创意总监对现实主义的炽热情感还体现在以绣球花造型点缀的问号项链上。表示:女儿第一次给我送的花便是绣球花。我喜爱这种花,因为它看起来简单纯粹,甚至有一些谦逊婉约。 每片绣球花的花瓣均经过精雕细琢,将转瞬即逝的自然之美定格在散发隽永魅力的珍珠上。

单品推荐:宝格丽Fiorever咏绽系列项链(图片来源于品牌)

宝格丽Fiorever咏绽系列项链采用超大尺寸设计,充分诠释了系列经典八瓣花设计的多元性,同时展现出珠宝强烈的个性色彩。得益于花朵造型的华美点睛,整条镶钻项链变得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这条项链可与Fiorever咏绽系列其他珠宝轻松搭配,无论是轻巧的环形耳环,还是以花朵镶饰两端的可叠戴开口式手镯,抑或是采用花朵元素的戒指,均能呈现相得益彰的动人华彩。这些采用花朵元素的珠宝在巧妙搭配下凸显出Fiorever咏绽女性的优雅姿态与独特气质。

单品推荐: TSL | 謝瑞麟 Estrella系列18K白色黄金镶嵌钻石项链(图片来源于品牌)

TSL | 謝瑞麟 Estrella系列不仅是对爱的颂扬,更是对爱的虔诚守护。从星辰经久不灭的光辉中获得启示,以匠心设计诠释爱的语言,TSL | 謝瑞麟 Estrella系列钻饰珠宝散发难以抗拒的浪漫情愫,将爱紧紧围绕,守护挚爱。

单品推荐:萧邦Happy Hearts Wings系列耳环(图片来源于品牌)

随着佩戴者的一举一动摇曳生姿,旋动钻石进而改变世界。“微小钻石可成就意义非凡的巨变”不仅是一句箴言,更是萧邦Happy Hearts Wings系列崇尚的生活方式。蝴蝶象征着轻灵与蜕变,诠释Happy Hearts Wings优雅精致的气韵与富有深意的内涵。自由、轻灵、精致的蝴蝶幻化为一整套珠宝珍品,包括项链、手镯、耳环及戒指,皆以符合伦理道德标准的18K白金镶钻精制而成。

单品推荐:江诗丹顿Overseas纵横四海系列女士石英腕表(图片来源于品牌)

这款腕表风格顺应了时代变化, 33毫米表径适合各种手腕尺寸佩戴,可快速替换的表链/表带灵活多变,可打造个性多样风格。Overseas纵横四海系列与时俱进,于2016年推出可替换表链/表带。新款女士石英腕表同样沿用了这一设计,配备三款表链/表带,半马耳他十字形链节的金属表链极具休闲风范,皮质表带则更显优雅时髦,橡胶表带则以运动风姿脱颖而出。无需任何工具,佩戴者即可轻松更换,满足个性化需求。

单品推荐:Swatch全新BIG BOLD JELLY腕表(图片来源于品牌)

斯沃琪全新BIG BOLD JELLY腕表,则将透明展现地淋漓尽致,让一切都一目了然。半透明的表带搭配全透明的表壳, 尽情演绎透明概念。蓝色、红色和黄色的亮丽指针则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将整体纯粹简约的设计风格带来恰如其分的动感活力。创新永无止境——2020年Swatch将陆续推出更多全新设计,敬请期待。

单品推荐:宝珀女装系列流星雨飞鸟陀飞轮腕表(图片来源于品牌)

宝珀全新陀飞轮腕表融合了宝珀的精湛制表技艺和优雅外观追求。透过蓝宝石玻璃表背,机芯的每一处细节无不完美呈现:自动上链装置与动力储存装置融合一体,打造出轻薄灵巧的构造。摆陀完全采用镂空透雕,为装饰腕表提供更大的空间。机芯表桥和动力储存盘也完全以传统手工纹饰技艺加以装饰,细致而考究;大钢轮则采用了斜切轮辋的设计,营造出更加精密雅致的对比效果。

单品推荐:真力时DEFY Midnight系列腕表(图片来源于品牌)

作为真力时DEFY系列中的首款女士腕表,DEFY Midnight腕表的灵感汲取自无垠宇宙,以别致的星空图案装点表盘,专为自信自由的当代女士设计;同时,精心镶嵌的钻石也让它成为都市独立女性的腕间珍宝,她们坚毅果敢,更从不怯于追求自己的梦想。

单品推荐:爱马仕Slim d’Hermès Cheval Ikat腕表(图片来源于品牌)

爱马仕Slim d’Hermès Cheval Ikat腕表发行36枚:金色绣线构成的表盘衬以白金或玫瑰金表壳,并搭配黑色或奶油白色鳄鱼皮表带;纤细的棒形指针扫过骏马的身影,在白色或蓝色表盘的衬托下格外分明。腕表搭载爱马仕自制H1950超薄机芯,展现别开生面的时间面貌。


表壳的蓝宝石水晶底盖下,腕表精密的机械构造一览无遗。桥板以爱马仕专用H字标志纹理装饰,并采用手工倒角修饰。时与分在精密的节奏中缓缓流逝。无论是机芯、表盘还是表带,皆为爱马仕制表工坊制作完成。

单品推荐:雅典表潜水系列DIVER X 腕表南极款(图片来源于品牌)

雅典表不畏艰险、勇于探索,推出此款制表界标志性腕表,将“X”元素带到世界尽头最危险的海域。南极洲历史悠久,遍布着淡蓝色的冰山和冰封的海洋,没有经度坐标,只有一个90°纬度位置。腕表的灵感源自雅典表的品牌挚友摄影师Sebastian Copeland所拍摄的南极精美照片,融合极地冰雪和光影,代表了Sebastian Copeland对地球深挚的热爱和崇敬之情。

单品推荐:Garmin Move Luxe金色表盘白色牛皮表带腕表(图片来源于品牌)

简洁的两针设计,搭配可隐藏的AMOLED彩色触摸屏,每一次触及都动人心弦。隐藏屏幕亮起后,时针与分针将会化身为量表指针,与屏幕同步变化来显示信息,在开启活动时,指针会指向当前运动所处的心率区间,并随着心率变化而移动位置。



70后女明星图鉴,40岁以后才是真迷人! 2020-02-21 16:42:02

近几年,「中年危机」在娱乐圈较为普遍,尤其对于女演员而言。曾经在没有「流量」的时代,她们真的都在拼演技。而如今,过了40岁,除了演婆婆妈妈,就是隔壁姐姐老阿姨,国内女演员的艺术生命不断被缩短。而对于愿意演到老的好演员来说,年龄从来只是暂时的问题,像秦岚、赵薇、周迅、袁泉和姚晨,自信大方懂得搭配的她们,远比刚成名时稚涩懵懂的状态,更显得耀眼动人,她们才是越挖越多的那种宝藏。

秦岚身着蓝色复古波点裙搭配Forevermark永恒印记红毯系列Encordia拥爱美钻手镯及美钻耳环亮相活动,水钻腰带精致点缀,秦岚身材完美呈现,彰显低调优雅气质。

赵薇身着复古香槟色西服,佩戴卡地亚Juste un Clou系列耳环、项链及戒指出席“演员请就位”终极就位盛典,美丽大气,气场十足!

周迅身着小羊皮外套搭配皮半裙,佩戴香奈儿高级珠宝PLUME DE CHANEL系列耳环出席“ONE NIGHT给小孩”公益活动。

袁泉身穿定制礼服佩戴卡地亚Trinity de Cartier系列耳环及戒指出席爱奇艺尖叫之夜,是优雅迷人的小袁老师!

身为第28届中国金鸡奖#电影节形象大使,姚晨一袭深蓝色丝绒连体套装搭配蒂芙尼珠宝亮相,高贵优雅,妩媚又干练,依旧是红毯满分造型!

陈数佩戴戴比尔斯珠宝出演热播剧《完美关系》。Adonis Rose耳环熠熠璀璨,优雅知性亦不失干练气场。

Enchanted Lotus耳钉以钻石勾勒出莲花盛开的形状,与玫瑰金相映生辉,简约别致。

再见了,68岁的法兰克福车展 2020-02-16 11:00:47

“感谢法兰克福长期以来值得信赖的良好伙伴关系,但是经过对所有标准的权衡,2021年起国际汽车博览会将不再于法兰克福举办,”1月29日夜间,德国汽车工业协会的一则官方通告为已经连续举办了近70年的法兰克福车展彻底划下了句号。


下一届国际汽车博览会的东道主将在柏林、慕尼黑与汉堡三座城市之间产生。该消息也在于30日夜间得到了戴姆勒CEO康林松(Ola Källenius)的再次确认。


再见,法兰克福


数十年以来,似乎已经很少有人记得“国际汽车博览会”(Internationale Automotive Messe,以下简称IAA)才是法兰克福车展的官方正式称谓。


法兰克福,这座德国金融之都似乎与生俱来就是德国汽车工业对外展示其技术实力的窗口。


早在二战结束后不久,百废待兴且身处冷战前线的联邦德国急需一个大型博览会,为本国刚刚复苏的汽车产业打响名头,为笼罩在战败阴影下的日耳曼民族打上一针强心剂。


此前在1946年的巴黎车展上,法国人就以德国发动战争的罪行为由拒绝德国厂商参展,而重办战前的柏林车展也因为柏林封锁及苏军占领东德而变得愈发前景不明,德国人不得不选择法兰克福另起炉灶。


1951年第一届法兰克福车展一问世便大获成功,一举吸引了57万名访客。


自此法兰克福车展也顺利取代了柏林车展,成为了德国战后经济重新崛起的见证者。直到两德统一之前,法兰克福也一直是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erband der Automobilindustrie,下称VDA)的总部所在地。


不过这一切都随着VDA与法兰克福会展公司(Messe Frankfurt)的长期合约于2019年到期戛然而止。这同样也是该协会为IAA寻找新东道主的初衷。


恢复自由身的IAA迅速便吸引了包括柏林、慕尼黑、汉堡、斯图加特等七个德国城市参与竞标,其中自然也已经被抛弃的法兰克福。


但令法兰克福人颇感意外的是,法兰克福竟然在第一轮就淘汰出局。


数十年的合作经验、全德最大的会展公司、全欧洲排名第二的顶级机场、德国媒体中心、耗资25万欧元的造势活动,这一系列光环依然无法帮助法兰克福赢得VDA的青睐。


尽管VDA在声明中含糊其辞地并未给出具体原因及考量标准,但包括《法兰克福汇报》在内的诸多当地媒体始终怀疑,认为该市市长费尔德曼(Peter Feldmann)在去年车展期间对VDA环保不力的公开指责是遭至协会“报复”的重要原因。


不过,合约到期与“公报私仇”并不是法兰克福被抛弃的根本原因。


失去吸引力的车展和愤怒的环保抗议者


其实早在去年车展期间,针对车展本身的质疑就已经屡见于各大媒体以及各大整车制造商高管们的推特之中。


尽管2019年的车展并不缺乏大众ID.3、Honda e、欧宝Corsa-e之类的重量级首发车型压阵,但依然难掩其颇为尴尬的业绩指标:56万的访客数比2017年减少了25万,与2015年车的展93万访客数相比更是近乎腰斩;包括丰田、菲亚特-克莱斯勒、法拉利、玛莎拉蒂在内的30余家来自美国、日本、法国和意大利的整车厂尽数缺席车展,参展厂商数量也从近1000家减少至838家;而展区总面积也相应地缩水至16.8万平米,比上届车展缩水了16%。



法兰克福车展的访客数量近年来一路下滑。图源:statista


“我们要赢回国际参展商,IAA不能只是某些占支配地位大厂的(舞台)”,VDA总经理库尔斯(Martin Koers)在车展最后一天的发布会上如此说道。


对于VDA而言,IAA不仅是各会员企业的展示平台,在经济意义上还是该协会过半的年预算来源。在2013年车展时,IAA门票分成在协会年预算中的占比甚至高达80%。尽管VDA并不对外公布财务数据,但外界估计其年预算约在5000万欧元左右。


除了难看的业绩指标,去年的法兰克福车展还成功地挤上了政治新闻头条——不过是负面报道。


车展的第一周周末,对燃油车抱有敌意的激进环保主义者聚集在会场入口处进行抗议,并阻止访客入场达数小时之久;甚至一度涌入会场并占领部分展厅。


环保人士的搅局也是导致去年车展公众形象不佳、访客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Auto Motor & Sport》杂志就撰文指出,自从尾气门发酵后,关于环境保护与汽车业未来的讨论就从未停止,但是这一议题却并未在过去两届法兰克福车展上有所体现。



2019年9月15日,法兰克福车展展厅门口的抗议者。图源:世界报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欧洲整车厂都开始学习苹果,倾向于绕过拥挤的车展并独立举行新车首发活动,以期获得公众更大的关注。不仅仅是刚刚市值超越大众的特拉斯,即便是选择在法兰克福车展上首发ID.3的大众集团,旗下品牌的保时捷Taycan、奥迪e-tron,又或者是戴姆勒的EQC都没有选择在法兰克福或其他传统车展首发——明星车型首发的缺位无疑降低了车展对于公众的吸引度。


各大厂商对于法兰克福车展重视程度的下降在去年体现得尤为明显。


宝马去年就将去年车展的预算削减了三分之二,其展厅面积也从10000平米降至3000平米,多余的预算则转而投入在慕尼黑宝马世界首次举办的自家展览会NextGen。戴姆勒也同样在去年将展区面积下调了30%,而将精力投入此前3月在德克萨斯奥斯汀举行的SXSW互动传媒科技展(South by Southwest)。


仅以笔者就职的某德国汽车电子供应商为例,公司于去年车展的展区面积不过几十平米,不仅比2017年大大缩水,公司内部的车展打折票也消失无踪。


但是,公司却在1月10日刚结束的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不仅特意从德国运去了自动驾驶样车,更是抽调了半数领导层前往美国。


参展费用昂贵、不符合时代精神(Zeitgeist)、缺乏灵活性,传统的单向输出模式不符合互联网时代对话、互动的特点,都是法兰克福饱受诟病的地方。《Auto Motor & Sport》编辑克内希特(Jochen Knecht)更是将法兰克福车展比喻为整车厂与专业记者们的自我陶醉活动,而观众更像是篱笆外的旁观者。


据《德国商报》报道,法兰克福车展此前就已遭到了大多数VDA成员的批评,以至于VDA内部早已存在共识:下一届IAA不应该选择法兰克福,一个新城市才意味着新开始。


未来我们需要一个怎么样的车展?


新的开始也意味着一个需解答的问题:新版本的IAA应该是什么样的?


正如大众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两周前演讲中所述的“汽车不仅仅是出行工具,以后更将是接入网络的一种终端设备”一样,VDA也早在招标之前就在公告中定下了基调:IAA应是正处于巨变之中的汽车行业的写照,当整个行业都在加码数字化和互联化时,IAA也应当对此有所体现。


未来的IAA不仅是新车型的展会,而将是囊括出行领域所有新创意的对话与交流平台。


此外,VDA主席马特斯(Bernhard Mattes)还宣布将放弃部分室内展览而选择将整个城市变为展厅,将出行方案与感官体验融入在城市舞台之中。毕竟在拥挤的展厅中单调地展示自动驾驶或共享出行方案并不吸引人。


这其中就包括市内公共交通、自动驾驶巴士、电动汽车、共享交通工具、甚至是电动滑板车以及燃料电池车用加氢站。此外,自动驾驶示范区域以及与环保主义者的公众论坛都将成为全新IAA的一部分。在马特斯的构想中,“整车厂、供应商与出行服务将是新IAA的三大支柱”。


VDA总经理库尔斯则在官方通告中补充道:“全新的IAA将不仅是汽车展,更是举办城市与我们共同研究智慧城市这一新概念的场所。(我们的目标是)当访客从火车站或者机场抵达举办地时,就已经踏入了一个智慧互联交通方案的展区之中。”


这也被VDA内部视为是解决出行与环保矛盾的终极答卷。不仅能借此突出汽车厂商的社会责任,还能通过为举办城市留下部分基建设施为全新出行方案打长久广告。


这一方案也很快便得到了大众CEO迪斯在领英上的积极回应:“IAA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车展,而是我们展示与探讨未来出行方案的地方。”


另外在展会安排上,VDA也做出了部分调整。虽然新车展的举办时间依然选在每个单数年份的9月不变,但是VDA已经确认不会再给予任何一个城市像法兰克福那样长达70年的长期合同。VDA希望能够通过保持竞争以鼓励展会公司持续推陈出新。


不过,针对IAA 2.0的批评和质疑依然存在。


一方面,对于会展公司是否真心愿意将展示区域扩张至整个城市,始终存在疑问。毕竟会展公司的最大成本是场馆的租金。为了有利可图,在核心场馆周边添加些彩蛋敷衍了事似乎更符合会展公司利益。


另一方面,作为汽车工业向公众展示自己的平台,VDA“懒惰”地将探讨行业未来的机会外包给会展公司,也引起了一定争议。正如《德国商报》的一篇评论所言,只有行业自己才能定义自己,而不是单纯地从“三个花姑娘中挑个新娘”了事。


柏林、慕尼黑与汉堡,谁将胜出?


法兰克福车展已经确定将成为历史,谁将是其接替者?VDA预计将在3月在柏林、慕尼黑与汉堡之间做出最后选择。


三大城市其中呼声最高、政治能量最大的莫过于首都柏林。


柏林不仅是VDA总部所在地,柏林公共交通公司BVG也推出了自家的共享单车项目,柏林还是出租车网约化做得最好的德国城市之一。柏林甚至请出了克林斯曼出任形象大使,同时还得到VDA内部最重量级一票——大众集团的青睐。


此外,柏林也有着举办Grüne Woche农业展览时应对激进环保主义者的丰富经验,而不会像去年法兰克福车展时面对大规模抗议而束手无策。


而作为汽车文化氛围浓厚的南部首都,慕尼黑的底气则在于其顶级的机场、发达的基建以及被选为主会场的奥林匹克公园。


奥林匹克公园不仅面积巨大,其类似世博会园区的展览方式更符合IAA智慧城市、智慧出行的新主题。


不过慕尼黑却已经收获了来自大众和戴姆勒的两张反对票:奥林匹亚公园距离宝马世界和宝马四缸大厦仅一街之隔。


既无政治能量、也没有汽车工业文化的汉堡则打出了协同效应牌。


汉堡已经确定赢得2021年国际智能交通展览会ITS的举办权。汉堡为此将陆续落实100个未来出行试点项目,其中就包括已经完工的贯穿整个会展区域、长达9公里的自动驾驶路段以及在汉堡港区(Hafencity)运营的无人驾驶巴士,之后汉堡还将开通第二条连接火车站及会展区域的无人驾驶巴士线路。因此汉堡也将是承办下一届IAA最没有技术难度的城市。

《下一站是幸福》火了,宋茜的珠宝也让我上头了! 2020-02-13 10:5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