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项目
首页>>文章列表
文章列表

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业绩“排排坐”:招联消金营收破百亿,华融消金惨淡巨亏2亿 2020-04-03 12:41:48

面对2019年消费金融的严监管和激烈竞争,持牌消费金融的第一梯队公司再次迎来大洗牌。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3日,已经有10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公布了2019年财报。


10家持牌消金公司已披露年度财务数据

其中,2019年招联消费金融首次营收破百亿,成为继捷信消费金融之后第二家营收破百亿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


作为招商银行的合营公司,招联消费金融的业绩随之披露。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招联消费金融营业收入107.40亿元,较2018年增长超50%,净利润14.66亿,较2018年12.53亿元增长近17%。


作为招联消费金融强劲的竞争对手,全球布局的消费金融公司捷信集团披露的全球业绩报告显示,其在2019年营业收入达到43亿欧元(约合330亿元人民币),其中超过六成收入来自中国市场。集团净利润从2018年的4.22亿欧元小幅下降到2019年的4亿欧元(约合30.7亿元人民币)。


在财报中,捷信集团对中国市场表现表示担忧:“2019年,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的宏观经济增速降低对公司经营造成了一定影响,由于中国消费金融行业新竞争者的出现、行业数字化、客户复杂性都给公司带来了不小的挑战。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监管机构出台了各种旨在遏制市场上不可持续的借贷活动的法规,例如清退不合规的P2P等,但新的规定对捷信影响主要在于引入利率上限的规定,这将减少捷信的费用收入和佣金收入,但长期来看,相信这些规章将使行业受益。”


除了招联消费金融外,中银、中邮、晋商、长银五八等公司也均实现净利润的两位数增长。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昔日的业绩冠军,中银消费金融营收却已连续两年大跌,净利润也被招联、马上等后来者赶超。


股东方陆家嘴(600663.SH)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中银消费金融去年营收43.15亿元,同比减少14.71%;净利润 6.59亿元,同比增17.89%。


营收的连年下滑受困于资本金的捉襟见肘。


去年11月,上海银保监局批复了中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银消金”)变更注册资本的申请,同意中银消费金融将注册资本由8.89亿元增至15.14亿元。但即便完成此次增资,中银消费金融和处在头部位置的招联、马上等公司的资本金已经存在不小差距。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中银消金有限公司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显示,自2018年上半年中银消金启动增资35亿元计划以来,至今尚未完成实缴资本,而且两家小股东未选择跟进增资计划,由于增资工作进程缓慢,中银消金资本金的限制使其不得不主动压缩信贷业务规模,因此资产规模有所下降,营业收入增速随之放缓,同时信贷业务规模的压缩使其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占比上升。


前两年激进展业的马上消费金融去年净利增速仅有个位数。据重庆银行年报中披露,马上消费金融去年实现营业收入89.99亿元,同比增9.22%;净利润为8.53亿元,同比增6.49%,相较于2018年39%的净利增幅出现明显放缓。


近两年在业内具有“黑马”之势的中邮消费金融去年净利增速也出现放缓。2019全年,中邮消费金融实现净利润3.49亿元,同比增长71.92%;实现营业收入37.25亿元,同比增长78.23%。在2018年的净利和营收增速分别为199%和227.73%。


2019年最惨消费金融公司当属华融消费金融,不仅计提巨额坏账导致业绩下滑,而且还遭到了三家小股东拒绝增资。


3月27日,合肥百货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了联营公司华融消费金融的业绩。年报显示,合肥百货2019年因投资华融消费金融产生4553万元亏损,较上期下降4839万元。根据合肥百货持有华融消费金融23%的股份估算,华融消费金融2019年大约亏损2亿元。


华融消费金融2019年由盈转亏与放款规模下降有关。华融消费金融在2019年1~9月累计放款178亿元,尚不足2018年同期水平,在贷余额也下降超过30% 。此外,更重要的是,华融消费金融资产质量也在2019年明显恶化。 截至2019年6月30日,华融资产转移至表外核销的贷款本金高达5.57亿元,核销利息和罚息1.08亿元,合计6.65亿元。


除了传统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之外,不少互联网巨头,如百度、新浪等纷纷在2019年开始入股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银保监会也在2019年11月正式开闸停批长达15个的消费金融牌照,批复平安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两家持牌公司。可以预见,增添互联网基因、背靠商业巨头的消费金融公司或将成为2020年的新变量。


科尔尼咨询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达11.4万亿元,过去5年的年均增速达33%,随着市场蛋糕越来越大,消费金融市场也从此进入群雄逐鹿的时代,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特别是,2019年以来,随着监管政策进一步明确36%的利率上限、宏观经济逐渐承压,不少消费金融公司主动收缩业务,降低服务费率,并进行线上化转型。未来,科尔尼预计,随着监管政策的完善以及互联网巨头在股权、战略层面与持牌金融机构间合作的深入,行业的开放融合程度不断加深、形成良性竞争、融合共生的新格局。

特斯拉Q1交付8.8万辆新车,创下同期最高纪录 2020-04-03 12:34:45

全球大部分车企都因疫情导致的停产而造成销量大幅下滑,不过,特斯拉的情况似乎比想象中要好一些。


日前,特斯拉公布2020 Q1销量,该公司第一季度交付了88,400辆车。在2020年Q1中, Model S和Model X共生产了15390辆,交付12200辆;Model 3和Model Y共生产87282辆,交付76200辆。至此,特斯拉在今年Q1累计交付了12200辆Model S/X,76200辆Model 3/Y。


虽然相比特斯拉史上最高季度销量112,000辆(2019Q4)差了不少,但相比去年2019 Q1的63,000辆而言,特斯拉今年Q1交付表现仍属上佳,为同期历史最高。


此前FactSet行业机构做的调查显示,华尔街多家机构平均预期特斯拉Q1交付量在79,900辆左右。其中,长期看好特斯拉的Loup Ventures分析师Gene Munster最近刚刚下调了对特斯拉的预期,其预计特斯拉Q1只能交付5.7万辆汽车。


特斯拉Q1的产量同样超出大部分人预期,达到102,672辆,是特斯拉历史上产量第二高的单季度。而仅以同期对比的话,这个数字也是历年同期里的最高值。


公布Q1数据后的数小时,特斯拉股价上涨17%,达到535美元/股。


特斯拉将Q1季度“逆势增长”的表现部分归因于上海超级工厂。“这是上海超级工厂竣工后第一个完整生产季度,它的产量超预期”特斯拉表示。


与汽车行业其它工厂类似,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也因新冠疫情在1月底和2月初关闭了两周,不过其在2月10日就开始复工,比大部分同行都要早。


特斯拉并未公布产销量的具体区域信息,因此并没有确切数字显示上海工厂为特斯拉贡献了多少产能。


特斯拉当前最主要也是最早成立的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已经停产,不过特斯拉仍然在美国地区持续交付——采用该公司所谓的“无接触交付”。


2019年,特斯拉的销量超过了2017和2018年的总和,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走量车型Model 3的交付。今年年初,Model 3开始在欧洲和中国地区交付。此外,特斯拉还在上个月开启了Model Y的交付,这是特斯拉第二款走量车型。


在2019年的年终财务电话会议上,特斯拉告诉投资者,2020年交付量应该能够“轻松超过”50万辆。


特斯拉CFO Zachary Kirkhorn表示:“请注意汽车交付量的季节性因素,每年年初交付量都会处于较低水平,在入春之后会有所好转”其暗示Q2的产销量会再度提升。

杭州快时尚品牌Urbanic获复星锐正千万美元投资 2020-04-03 12:33:31

“包场”看展:艺术评论家最喜欢的在线画廊 2020-04-03 12:32:42

安迪·沃霍尔的个人回顾展“安迪·沃霍尔”不久前刚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开幕,就因为新冠肺炎的疫情导致的闭馆而不了了之了。显然这次他没有争取到属于自己的那15分钟。如果你想换个方式回顾他的作品,可以移步安迪·沃霍尔博物馆官网。如果你没有看过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的提香展(如果已经看过,也不妨借此机会二刷),美术馆的Facebook账户会发布三个关于这次展出的讲解和评论视频,届时他们的YouTube频道也将同步上线这些内容。你还可以顺便收看许多展出作品和艺术理念的相关视频。


卡夫卡曾经写道,“你不用走出家门。坐在书桌前,静心聆听;甚至不用聆听,只要等待;甚至不用等待,只要安静下来,独自呆着,世界自会向你袒露它本来的面目,毫无保留,在你面前快活地翻腾。”说起翻腾,笔者最近因为背痛也没少在家翻腾,但这里的用词完全是另一个意思,读者往好的意思理解就行。话说回来,虽然现在博物馆都停止对公众开放了,观看艺术的方法也还是有的。


即使在无法亲临现场的时候,艺术也永远不会缺席。眼下哪里也去不成,但我们还是可以坐在家中“云”游世界各大博物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云”看展的效果其实不比现场观展差。如果你去过荷兰国立博物馆,一定知道要挤到人群前面看一眼伦勃朗的《夜巡》有多么不容易,而多数时候人们聚在画前其实也只是为了拿手机拍张照而已。


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里,聚集在伦勃朗《夜巡》前的人群。现在线上也可以看到这幅作品了 图片来源:Ian G Dagnall/Alamy Stock Photo

你可以随意走动,不用担心撞到任何人。如果你想看到《夜巡》的更多细节,作品已经经过修复,你可以尽情观看(还有专为儿童准备的解说)。荷兰国立博物馆及全球一千多家博物馆现已与谷歌艺术与文化达成合作。你不仅能从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逛到奥斯陆的蒙克博物馆,在大英博物馆、巴黎奥赛博物馆和北京的今日美术馆之间来回切换,还可以放大网站上的每一幅作品,感受到比现场更近距离的观看体验:你可以像只蜻蜓一样落在莫奈的荷塘,在塞尚笔下的天空徜徉,也可以和《夜巡》中人物的皱领、坎肩、肉乎乎的鼻子和他们大象一样的眼睛来个亲密接触。


你也可以去普拉多博物馆的网页游览一番,观赏936幅戈雅作品及其海量评注和视频资料(带英文字幕),委拉斯开兹、博斯等艺术家的大作也收录在内。你可以像在真正的博物馆那样,多花几天泡在普拉多博物馆的主页,然后迷失在交互式时间线里。你可以在卢浮宫无人的画廊里进行一次线上之旅,一边行进一边放大沿途的艺术品。


洛杉矶保罗·盖蒂博物馆宣布将举办一系列线上展览,包括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关于包豪斯历史沿袭与发展的展览,以及海量藏品和艺术史资源。即使是随便看看,你也能逛上好久。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峻,每一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推出新的线上展览。刚果编舞、舞蹈家福斯汀·琳叶库拉(Faustin Linyekula)将在今年的宝马-泰特现场展上表演,奥克维·奥波克瓦西利(Okwui Okpokwasili)和塔尼娅·卢金·林克莱特(Tanya Lukin Linklater)也将登台表演。琳叶库拉和他的搭档在与泰特美术馆的这次合作中奉上了一个绝无仅有的特别作品——在油罐空间中对着摄像机表演。


豪斯沃斯画廊几天前发布了新的数字展览计划“快报”(Dispatches),包括一系列原创视频和在线专题节目及活动。马丁·克里德日前在豪斯沃斯画廊的Instagram上进行了一场直播,而在“自远处”(From a Distance)中,画廊的艺术家将与公众分享他们的创作过程以及工作室揭秘:由艾芙瑞・辛格(Avery Singer)的“艺术家工作室挑战”打头阵,邀请更多艺术家展示他们正在创作的作品。吉列尔莫·库伊卡(Guillermo Kuitca)展示了他的家庭工作室和一些画作。本周晚些时候,该画廊将首次在网上展出“路易丝·布尔乔亚:纸上作品”,展出作品由布尔乔亚的前工作室助理杰里·戈罗沃挑选。


伦敦当代艺术中心最近每天都会向订阅者发送一封邮件,其中囊括了值得读、看和听的内容:有合集、短片和日推歌曲。他们在第一次邮件推送中还整理出了1982-1993年间伦敦当代艺术中心的900个演讲的链接,这些演讲都可以在大英图书馆的音频收藏中找到。你只需要在官网注册就可以订阅了。


想获取更多艺术家咨讯,YouTube上的路易斯安那频道(Louisiana Channel)值得关注。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坐落于丹麦的汉勒贝克,他们的网站上有许多精彩内容,其中一部分也引人深思。除了诗人、小说家、建筑师和思想家,还有讨论作品的艺术家、讨论外太空和北极的艺术家、用水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在空白纸张上写作的作家,以及专门为年轻人提供建议的专栏作家。无论是大卫·霍克尼对空间的思考还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对贾科梅蒂的看法,这里都可以满足你的期待。


普拉多博物馆网页交互式时间轴上排列着戈雅的珍作

在路易斯安那频道,你还可以看到美国诗人肯尼思·戈德史密斯(Kenneth Goldsmith)在白宫诗歌朗诵会上向奥巴马逐字逐句地汇报交通情况。戈德史密斯是乌布网(Ubu,影像艺术在线媒体库)的创始编辑。这个网站充满了神秘和史趣,早已成为我手头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收罗有年代久远的广播访谈,马丁·基彭贝尔格的朋克摇滚,约瑟夫·博伊斯的流行歌曲,约翰·阿什贝利和罗妮·霍恩的朗诵,大量艺术家拍摄的电影和视频,从布鲁斯·瑙曼到阿涅斯·瓦尔达,从约翰·阿科姆弗拉到玛莎·罗斯勒。如此丰富的资源,我怕是这辈子都看不完。


想要获得更多即时的快乐,爱丽丝·劳斯瑟恩(Alice Rawsthorn)和斯蒂芬·埃尔考克(Stephen Ellcock)的Instagram动态值得关注。劳斯瑟恩平时喜欢发一些关于设计的思考(她真正关注的是物质享受和世界的奇异,设计只是她探索世界的一种方式),而被称为“图片猎人和社交媒体艺术策展人”的埃尔考克的摄影总能让人眼前一亮。他最近出版的《所有美好的事物》一书的副标题是“涤荡灵魂、焕发奇迹的图像宝库”。

软银考虑放弃收购WeWork30亿美元股权,或招致股东起诉 2020-04-03 12:30:35

据外媒报道,消息人士周三透露,尽管共享空间初创公司WeWork的部分董事会成员威胁将对软银毁约行为提起诉讼,但软银仍计划在30亿美元要约收购WeWork股权资产的交易截止时间过后,彻底放弃这一交易。


按照软银和WeWork此前签署的协议,软银同意了一份95亿美元的拯救WeWork计划,包括从公司股东手中购买价值约30亿美元的股份。另外,软银还向该公司提供了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软银30亿美元交易的对象,包括WeWork前任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风险投资公司和公司员工。软银在3月中旬给WeWork股东发信息称,美国政府频频对WeWork发起调查,既有美国律师、SEC的调查,还有加州、纽约司法部长、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的调查,导致其决定推后这一交易。


按照当时的约定,此交易的截止时间为美国东部时间4月1日23时59分(北京时间4月2日11时59分)。消息人士透露,软银目前仍在与WeWork进行讨论,有可能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截至目前,软银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在WeWork去年首次公开募集计划失败之后,因账面现金枯竭而陷入困境的这家初创公司与软银达成协议。软银承诺向WeWork提供包含债务和股权组合的融资方案,其中包括50亿美元新融资以及软银向现有股东发出高达3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且软银将加速兑现提供15亿美元投资的现有承诺。


软银当时的投资包括四部分,一为当前支付义务,软银加速兑现2020年4月到期的15亿美元的投资承诺,每股价格为11.6 美元。预计在协议签署后7日内完成,须经WeWork股东审批;二为要约收购,以每股19.19美元的价格向全体非软银股东发起总价高达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预计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须获得监管部门审批并满足其他惯例成交条件;三为新债务,包括11亿美元优先担保票据、22亿美元无担保票据和17.5亿美元信用证融资,预计在完成要约收购之后进行;四位合资企业股份互换,软银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除日本合资企业之外的区域性合资企业所持有的所有权益,将以每股11.60美元的价格换取WeWork股份。在所有的交易完成之后,软银将获得WeWork大约80%的股权。


在软银发起的要约收购中,将购买被赶出公司的诺依曼手中价值9.7亿美元的股票,并向其支付1.85亿美元的咨询费,同时还提供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作为交换条件,诺依曼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不能对公司的决策进行投票。此前有报道称,诺依曼已经从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中提取了约4亿美元,根据协议条款,他有义务使用从软银股份收购交易中获得的收入来偿还软银的借款。但在此之后,银集团内部出现了想法分歧,公司的高管一直在寻找降低收购股份价格的方法,包括限制支付给诺依曼的补偿金额。软银的一些高管认为,公司给予诺依曼退出WeWork的补偿过于慷慨。


WeWork向诺依曼提供的慷慨的离职方案,同样还激怒了许多员工。因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由于WeWork的母公司We Co.试图削减开支,数以千计的员工被解雇。在过去的几周里,这项交易变得越来越有争议。软银给WeWork股东发了一封信,表示如果在4月1日的最后期限前某些条件没有得到满足,软银可以退出协议。 “软银和该公司都无法就这些调查的范围、这些或其他监管方将采取的任何行动的性质、或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表提供任何保证,”软银在信中表示,辩称自己没有义务完成要约收购。


WeWork的两名独立董事回应称,如果软银退出,他们将考虑采取法律行动。风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发言人布鲁斯·邓利维(Bruce Dunlevie)和另一位独立董事雷·弗兰克福特(Lew Frankfort)在声明中说:“WeWork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仍然致力于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以确保软银向员工和股东承诺的投标报价得以完成。它试图不完成交易的借口是不恰当和不诚实的。”


在这份价值3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交易中,绝大部分资金将会流向WeWork的5位股东,其中包括诺依曼和Benchmark Capital,后者希望在此交易中套现6亿美元。软银表示,只有不到10%的资金将会用于收购WeWork现有员工持有的股份。


如果交易失败,它将对WeWork的工作产生影响。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公司只有在完成股权收购后,才能从软银获得11亿美元的债务融资。

神州数码2019年实现营收868.03 亿元,将继续推进“大华为”战略 2020-04-03 12:28:47

3月31日,在神州数码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神州数码集团董事局主席郭为表示,神州数码要做中国最大的云管理服务(MSP)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


根据神州数码公布的2019年全年业绩显示,其实现营收868.03亿元,同比增长6.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01亿元,同比增长36.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82亿元,同比增长23.30%。


目前神州数码的业务包括IT分销及增值服务业务,以及云计算及数字化转型业务两大块。传统业务IT分销及增值服务业务实现营收847.06亿元,同比增长4.89%。而在云计算及数字化转型业务上营收增速明显,实现营收15.31亿元,同比增长163.41%。


在云计算及数字化转型业务中,云转售业务占营收的大部分。财报显示,神州数码云转售业务营收达12.53亿元,同比增长174.89%,但毛利率只有8.38%。相比之下,云管理服务(MSP)和云上数字化解决方案(ISV)两项增值服务的毛利率高达53.45%和79.73%,分别贡献营收1.89亿元和0.88亿元。


随着IT产品分销行业逐渐没落,云业务成为神州数码未来转型的重点。2017年,神州数码正式启动云业务,并于当年4月公布了云计算时代公司的转型策略。2019年,神州数码成立云业务集团。神州数码常务副总裁叶海强称,2020年将整合集团的资源,打造全栈云和数字化转型核心能力,并将建立5到6个研发基地和交付中心。


神州数码在2019年还推出了联合运营服务模式(SaaS Hosting),即SaaS托管服务,以中国市场“运营商+发行商”的身份,为更多海外SaaS产品提供合法运营牌照,包括安全云方案Prisma Cloud。


“不仅仅是对于传统软件的SaaS转型,包括我们签署了像FlexData这样对于未来工业大数据有巨大影响的新型的SaaS的应用。”郭为向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在该业务上,神州数码存在合规性和渠道优势,在2019年第四季度以及2020年,SaaS Hosting正成为公司云业务的增长点。


近年,神州数码与华为达成紧密关系,在云计算、海外市场、鲲鹏生态方面进行合作,并将2018年定下的“大华为”战略予以推进。目前,神州数码是华为第九家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华为鲲鹏也是其信创业务战略的核心。


年报显示,去年神州数码通过华为CSSP伙伴DevOps平台方向优选级认证,成为第一家开始认证并顺利完成该认证的合作伙伴。此外,神州数码与华为在鲲鹏生态合作业务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包括与厦门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建设鲲鹏服务器和PC产品生产基地及超算中心等。


2019年,神州数码成立企业业务集团,被认为是“大华为”战略的升级。郭为解释,成立企业业务集团的原因,是希望在面对鲲鹏的产业生态时,将客户经验、产品经验和人才能聚集在一起,进行全面支撑。“我们鲲鹏的产业是从华为业务起步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在我们企业业务里有很多以前就有的自主产品,我们希望把这些自主产品也能够融合在一起。”

空调也能防疫?美的空调发售300多款新品主打健康牌 2020-04-03 12:08:34

面对疫情下不景气的家电市场,以及2020年即将推行的最严能效标准,美的空调有了新动作。


4月1日,美的空调通过京东直播发布了多款新品空调,包括舒适星II、风语者II等,多达303款。


据美的方面介绍,其“全健康”体系采用换新风技术与空调清洁技术,特别是巴氏高温杀菌技术,可控制室内换热器温度在56℃及以上,持续运行30分钟以上。而新冠病毒对热敏感,该技术可帮助灭活新冠病毒。


事实上,新风、自清洁等技术都不算新鲜概念,各家空调品牌近年来都推出了类似的产品。“健康”也历来是各家空调的主打概念,只是原先多属于中高端客群的需求。受疫情影响,大众的健康意识在上升,对消毒杀菌产品的需求也在上升。美的显然希望能把握住这波市场机遇。


节能也是健康空调的指标之一。今年7月1日起,空调能效新标准即将正式实施,这是继1989年第一版能效标准发布以来出台的最严苛的能效标准。由于准入门槛变高,有部分现行定频3级的空调将面临淘汰。


但美的称其在今年1月获得了行业第一张符合新版节能标准的节能认证证书,本次发布的303款新品也都符合新国标。


而在智能化方面,美的也在加紧布局。据美的方面介绍,美的空调可以与集团旗下6个品牌、34个品类、800多款智能产品进行智能语音交互。此外,还实现了普通话、粤语、四川话等方言识别,能控制其他家电,可在断网模式下离线操作。


美的家用空调事业部创新中心主任李金波表示,“全面数字化、全面智能化”是2020年美的集团的战略,且已联合IoT行业各企业合作实现空调智能化转型,形成美的的IoT生态圈。



据腾讯副总裁蔡毅介绍,腾讯和美的在图像方面已经启动了合作,图像安防、人脸识别、智能风感、场景识别等技术都将在美的空调产品上落地。


但近期整体空调行业趋冷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根据产业在线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空调销量同比下滑35.1%,其中1月受影响最大,降幅达到 41.5%。


为了应对困局,原本主要渠道放在传统卖场的空调厂商也开始了线上直播,美的也不例外。在此次发布会上,美的动用了多个主持人与场地,一边介绍产品技术,一边进行现场销售活动。据其公布的数据,当日空调销售额超过7100万元,其子品牌华凌空调当天在京东也卖了近600万元。


美的方面强调,已为此次上市新品做好储备,将随着新能效国家标准的实施,陆续登陆京东平台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