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项目
首页>>文章列表 >>行业研究 >>金准产业研究 2019年创投行业研究报告

金准产业研究 2019年创投行业研究报告

发布日期:2019-11-18

前言

2019年的创投行业,一半在寒冬,一半在春天。

募资、投资、投后管理、退出,是创投行业的一个完整生命周期。

然而到了2019年,创投行业的一头一尾:募资、退出,正在被拉扯到2个极端,一边身处寒冬,另一边沐浴政策春风。

一、资本寒冬

1.1资金募集、项目投资双双遇冷

Wind数据库显示,截止到11月13日,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新募基金只有388支,募资总额只有1798亿元,这几乎是断崖式的下跌。

2018年,新募基金多达2182支,募资总额高达11513.84亿元;2017年,为3114支、10946.5亿元。甚至2010年,这一数字都是710支,3142.93亿元。意味着,2019年募资总额同比下降幅度超84%,新募基金数量亦大降82%。

另外,据清科数据显示,创投机构普遍出手谨慎,投资金额同比下降超过五成,高达58.5%。

而创投行业的最后一端:退出,却在2019年迎来了史上最大的利好: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数据统计口径(截至到2019年11月5日)中146个退出案例(以基金数计)中,非IPO的只有26个,IPO退出的占比超过82%。其中,通过科创板IPO的退出案例为78个,占全部退出案例的53%。

2019年,募资难已经是创投行业共识。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董事长倪泽望在2019第二十一届创业投资高峰论坛上表示,资金募集、项目投资双双遇冷,2014年以后设立的新基金大多数陷入募资难的困境中,即使是头部创投,新基金的募集难度也在增加。同时,倪泽望呼吁,希望能出台有利创投基金发展的鼓励政策,尤其是鼓励银行、保险、社保基金、大型国有企业等长线资本进入创投领域,形成以机构为主的长线资本新格局,从而较好解决创投基金募资难问题。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公司总经理蒋玉才认为,整个创投行业依然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危机。深刻体会到了所有的基金管理人去募资时候的艰难。

近期,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自己的微博上称,这段时间,外部融资环境比较恶劣,融资难度无限加大。希望各位(CEO、创始人)都能拿捏好节奏,高效用好帐上的每一分钱,不要因为大意,错判而断粮。

身处寒冬的不仅仅是中小创投机构,头部创投企业同样也在共度时艰。但是,金准产业研究团队分析认为,现在创投行业正在回归到一个正常、理性的状态。并指出,以前的行业状态,很不正常。数万家机构都能融到钱,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出去投资,现在募资只是回到了一个正常、理性的状态。

1.2资本寒潮的内外部原因

2017年以来,股权投资行业在整体规模迅速膨胀的发展状况之下,遇到了近20年来最严重的募资难、退出难、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瓶颈。

寒潮之下,我们清醒的审视自身:外部直接原因是金融去杠杆、资管新规等政策和法规的影响,外部间接原因是经济下行周期加之前几年的投资热潮到了集中退出期,投资人集体接受了现实的洗礼使其投资风险偏好降低。但内部原因而言,行业信息不透明,退出方式单一,创投生态圈诚信不够等问题使得行业流动性问题突出,进而形成了约7万亿的一级市场堰塞湖。

全行业即将产生分化,头部与非头部可能不仅仅是2/8的比例,而更有可能是5%和95%的比例,形成头部通吃的局面。在这种格局之下,居于95%的那部分投资机构如何走出堰塞湖的困境,如何兑现投资人的收益回报,如何能够继续赢得投资人信任,满足监管合规要求和提升投资收益得以继续生存?

与寒冬中的GP相对视的,是在2018年达到顶峰然而同时面临尴尬的政府引导基金。截至2018年底,我国设立政府引导基金2065只,目标规模已达12.27万亿人民币。各级政府积极设立政府引导基金的初衷无不是为地方新经济产业助力,引导创投支持创新经济发展,然而引导基金的管理团队专业性问题、反投限制以及同样面临的退出问题,让“不差钱”的引导基金一上位就面临失语的尴尬。

再向上升高视角,不难看到政府和投资机构还要同样面对市场周期的转变——自2016年以来行业走向越来越成熟和规范,监管也越来越严格和规范,在过去十多年所形成的一、二级市场套利的私募股权盈利模式逐渐式微的趋势之下,创投企业及上下游产业如何适应变化创造新的增长空间?

二、注册制下的科创板带来的机遇

2019年,与募资难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创投项目退出的盈利回报率正在回升。而给身处寒冬的创投行业送来星星之火的正是,2019年推出的科创板。

2.1科创板IPO企业表现强劲

Wind数据统计,截至到11月6日,科创板累计受理企业已达176家,已上市企业达51家,已上市或者拟上科创板的企业背后,有约80%得到过创投机构的投资。

今日参加2019第二十一届创业投资高峰论坛的深圳市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便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据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透露,2019年科创板推出以后,松禾资本已经6家投资的企业完成科创板IPO,其中4家更是在第一批完成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科创板前几批企业在上市之初的表现非常强劲,给予早期投资人的回报极高。据Wind数据统计,2019年下半年以来,创投基金退出的项目全部实现盈利,亏损案例数为0。

2.2科创板成为创投机构的退出赛道

金准产业研究团队认为,注册制下的科创板,正在逐渐成为所有创投机构不容忽视的退出通道。

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在2019第二十一届创业投资高峰论坛上表示,以映科技企业为主的科创板的成功开设,为我们开辟了一条新的退出工作,也为我们的投资方向指明了道路。值得一提的是,注册制的试点经验,即将复制到创业板,未来A股或将是全面推广注册制。

金准产业研究团队预测,2020年,将是创投项目退出的历史高峰期,在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的良性竞争下,2020年的IPO项目数量加速会非常快。对于手中项目储备充足的创投机构而言,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三、注册制下,创投机构的危与机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注册制的全面推广,并不意味着所有创投机构都能过上好日子。达晨创投总裁肖冰表示,注册制以后,二级市场的估值体系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将会有大量的企业上市,IPO不一定投资成功,当前科创板已经有5家上市公司跌破发行价,我觉得很快可能会有发行失败的公司,甚至会有一、二级市场倒挂的现象出现!

同时,肖冰进一步认为,注册制两三年以后,上市的家数不是大大的会少于现在,而不是说会是海量的去上市。因为二级市场的要求的标准比证监会的标准更高,价格会倒逼的很多企业没办法上市,直接导致发行失败。同时,还会有大量平庸的企业退市。

其实,以港、美股为例,在注册制之下,企业在上市首月破发率高居50%,如果资质不好的创投项目退出难度非常大。

根据bloomberg数据,2010年以来,纽交所的首日破发率平均在32%左右,破发率虽时间轴延长而增加,30日破发率、90日破发率分别为58%/62%。

对此,肖冰在论坛上进一步指出,创投机构必须意识到,注册制以后,简单地投资一个平庸的公司去上市,不一定赚到钱,而现在的挑战是,必须投质量更高的项目,而不是简单考虑能否上市,这个是很高的挑战。

金准产业研究团队认为,基金行业的合伙人打铁先要自身硬,在这种紧张困难的情况下,苦练内功,在未来3-5年,中国的基金行业肯定得比现在的困难形势还要艰巨,因为当2009年、2010年那一拨成立的基金面临大规模清算的时候,会来对整个行业更大的负面的冲击。

可见,随着注册制时代的来临,创投机构竞争的下半场可能才刚刚开始。在这一轮的迭代洗牌中,平庸的投资机构注定会被甩得更远,甚至是被淘汰。

四、金融科技新时代创投机构的嬗变

中国创投高速发展的近20年,也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的20年。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等为核心的新兴科技产业蓬勃中兴,逐步形成中国创新发展的硬实力。

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对生产方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是我们消费、生活和工业、制造的方式正处在日新月异的变革当中,支持创新的金融本身的手段和方式也需要创新和改变。

金融科技大潮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已在中国乃至全球燃起如火如荼之势,美国和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两个金融科技市场,在金融诸多细分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在VC/PE的私募股权投资这个相对年轻的金融领域,极大一部分投资人还在使用“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

在创新引领的新经济形势之下,科技创新企业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尖兵和炮手,创投企业发展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创投的支持和辅助,创投通过直接融资的方式来支持创新经济发展,但创投行业本身的运作和发展模式却几十年都没有新的变革。创投行业在一方面推动企业拥抱创新引领变革的同时,自身也需要转变运营方式,迭代和完善自身以实现嬗变。

根据工信部的相关数据,在借贷、支付、保险等金融科技应用领域,信息技术手段的覆盖率已达到近60%。在这其中,部分包含大数据技术、AI技术以及区块链技术驱动的底层科技都已相对较为成熟。但是股权投资以及财富管理等其它细分领域,技术手段的发展相对落后。

上述问题的核心,是以技术来解决市场的问题,而解决的方案和工具就是日益发展的金融科技。成都创投与股权投资协会依托会员单位应用新一代价值互联网和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在协会平台上推出了交子创投智慧管理系统供会员单位选用,并计划为政府监管提供行业自律和状态报告服务。基于我们的研究和实践,对于创投领域金融科技的发展和进化,金准产业研究团队认为可以划分为5个阶段:

1.0时代,显著的特点是金融信息化,IT和互联网为创投机构提供信息化的工具以简化业务流程,提高部分管理效率,其标志是创投企业的MIS系统,创投行业开始向信息化道路发展;

2.0时代,主要特点是生态圈建设。创投机构横坐标向投前和投后延伸,纵坐标向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延伸,金准产业研究团队认为,创投要从GP向LP融资成立基金投资的简单运作形式变成建立LP、GP、被投企业、中介机构以及政府监管机构协同发展互动的生态圈。创投要成为创业企业的服务中心、创投资金的聚集中心、创投行业的知识中心、创投人才的培育中心。从商业本质上来看,创投通过资金将资源聚集,以机构为中心在被投企业之间、以及LP之间形成聚合效应,实现资源和效益的最大化;

3.0时代,创投生态圈建立以后需要建立圈内的互信机制。以主权区块链技术作为生态圈的支撑,将圈内各主要运作实体相关信息及事件形成主权区块链上数据,通过分布式账本解决信任成本,使LP能通过GP授权穿透管理,GP能够实时直观地了解被投企业信息,更好地解决了投后管理与个性化服务,让被投企业以诚信换投资,以创新求发展,更方便的获取投资机会,也让行业自律与政府监管奠定了基础;

4.0时代,创投生态圈建立互信的基础上达成共识机制。通过区块链汇集行业真实可靠数据的基础上,依据人工智能的专家系统和知识学习模型可以学习各创投的宝贵的实际运作的行业经验,汇聚行业共识,对创投创新企业的价值予以动态表达,可以还原企业增值过程,全面而真实定义创新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估值,而不是仅仅基于企业提供的财务数据进行的后验式估值。

5.0时代,在创投生态圈建立的互信共识基础上,生态圈内的非上市股权交易及转让甚至数字化股权投资成为可能,进而产生新的投资形态。

结语

综上,随着注册制时代的来临,创投机构竞争的下半场可能才刚刚开始。在这一轮的迭代洗牌中,平庸的投资机构注定会被甩得更远,甚至是被淘汰。利用技术创新影响模式创新来提升资源配置效率,转变创投行业的生产方式,通过提供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从底层技术提升创投服务效率,降低降低创投运营和交易成本,缩减信息鸿沟,打破原有产业边界,最大限度发挥金融本质作用,实现资源供需双方的分配优化,是创投行业自身升级跨越式发展的不二之路。